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政民互動 > 在线访谈 > 聚焦職能部門不作爲、慢作爲、亂作爲(下)

聚焦職能部門不作爲、慢作爲、亂作爲(下)

訪談介紹

嘉賓:高坪區人民政府、高坪區東觀鎮、高坪區東觀鎮荒草堰村、高坪區老君鎮相關負責人

時間:2019年4月27日

簡介:本期《陽光問政》聚焦高坪區,圍繞相關職能部門不作爲、慢作爲、亂作爲等問題,進行直面揭示、互動直播。

訪談圖片
文字實錄

主持人1:您是鎮長,鎮長想問一下您住在鎮上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沒住在鎮上

主持人1:您不在鎮上居住。那鎮上群衆吃水難這個情況您了解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了解

主持人1:了解的。這個情況有多久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有一兩年了。

主持人1:一兩年長時間是定時供水這種生活您體會過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種,我不是體會過。也是居民給我反映,我也實實在在的想過這個問題,確實很惱火很困難。

主持人1:那跟您了解一下,全鎮的供水目前都是這個高坪第三自來水廠在供是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就是就是

主持人1:水廠對淩雲盛景小區這個收費價格的波動幅度很大呀,三塊五、四塊、四塊五、五塊。爲什麽會這樣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情況也是存在的,當時也就像短片播的,淩雲盛景當時是開發商自己給小區供水,由于它的水質水量不足夠,也不具備這個資質的時候,就沒讓它供水了。?沒供水這個小區的居民要吃水噻,就把第三自來水廠的水給它引進了,由我們政府牽頭給它引進去,引進去就是我們政府就是給它挂了一個總表。我們當時給它引水進去政府還出資了六七千元錢。

主持人1:您說這個總表,以總表爲准收費就會貴出這麽多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主持人,我給你稍微慢一點,給你解釋這個事情,它是這個總表挂進去計量,進這個淩雲盛景小區進去後。然後這個小區當時談的,就是這個第三自來水廠就說,這個小區的居民是他們自己安裝的自來水管,我們只是認你這個小區,把這個水賣給你。裏頭怎麽去管理,就由業主自己去管理收費,所以這個費用就是這麽來的。

主持人1:您的意思是說現在水費貴不能怪以?總表收費?,而是應該說他們小區內部對這個水費的管理存在問題?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它管理也存在問題,以總表這個計量方式,作爲供水系統來說是不科學不規範的。

主持人1:以總表爲准收費的確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它的確不科學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它是個臨時的辦法

主持人1:臨時的辦法持續了多長的時間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可能有幾個月的時間了吧。

主持人1:幾個月?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從去年,近一年時間,可能有十個月左右。

主持人1:那每噸水高兩塊錢,您的意思是說,這兩塊錢高出的都是因爲它們的管理問題造成的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管理也有一定的層面,因爲它現在這個水怎麽浪費這麽多,確實現在我也說不清,莫法

主持人1:我咨詢過水投公司的相關工作人員,說總表多出來的這些噸數跟實際抄表到戶的噸數有差異,差這麽多啊?差了一百多噸呢。這個差異跟管道的滴漏有關系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跟滴漏和它的管理都有問題

主持人1:我聯想到剛才片子裏的畫面,就是那個水廠啊有一處水是嘩嘩的往外流,這些流掉的水是不是都分攤到小區居民的頭上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它那個流掉的水我們剛才看到的短片,是它那個水廠的水池裏的水往外面泄的,總表的計費還是按照三元錢一噸來計費的。就是按照老君場鎮同網同價計的費。只是它小區管理過後分攤攤高了。

主持人1:那以總表來收費這種方式是誰提出來的?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一個是業主代表二一個是原業主,和三水廠這邊的代表人這麽談下來的。

主持人1:誰提出來的分攤法?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不是說分攤,這個總表計費方式就是說,這邊供水只能按照總表來收,因爲(小區)裏頭的自備管網系統是你們自己安裝的,我們不便進來抄表。爲當時解決這個燃眉之急,這個小區的居民沒水吃。小區居民也認可這個事情,持續到現在。

主持人1:對于這種水費的收費方法,以總表爲准是否科學這一點我想您也清楚,剛剛我們也說了,它不是長久的辦法。所以你們後來經過協商,似乎又尋求了別的辦法。

那我再跟您核實一下,跟水投公司是不是已經達成協議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口頭意向協議,達成了的。

主持人1:那這個協議的內容具體是怎麽樣?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康源水務公司的口頭意向大概是這樣的:我們通過多次在區上與區委區政府的相關部門,在領導的關心下,和他們洽談這個事情,包括剛才短片說的,那個趙主任他曉得

主持人1:既然是口頭協議,而且剛剛趙主任也說了:對于這個供水方式管理方式是都還沒有達成一致,都還沒有談下來。既然協議沒有達成,爲什麽要告訴老百姓說達成協議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這樣的,主持人。當時爲了把工作有效推進,因爲老君場鎮的水,老百姓缺水是一個大的問題,我們想急需把康源水務的水引進到老君來。

主持人1:這個我理解,告訴大家談成了是爲了讓大家心裏先別著急是吧?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有個底不這麽急,這是第一個方面。第二個方面我們就是爲了先去把工作推進

主持人1:這個心情我能理解,就是讓老百姓先安一安心,緩解一下大家,但是作爲鎮政府,你們這個行爲是不是不太嚴謹啊?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也存在它不嚴謹的地方,在工作層面上有一點?過急過快的感覺.

主持人1:這個公告的事情,我們還有一些疑惑,就是我們的記者去采訪的時候,有拍到你們貼在鎮政府門口的一個公告。

主持人2:鎮長,我也想先問一下,這個水質標不標准誰給的判定,就最開始你們說這個供水水質不夠標准然後改到第三自來水廠來供水。這個水質不標准是誰給的判定?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主持人,請問你說的是哪個水質不標准

主持人2:不管哪個水質,開始你們不滿意換掉的才換到第三自來水廠。這個標准是誰來判定?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因爲水當時那個情況下,水質看起來沈澱很多,發白,有臭味。

主持人2:你們自己敢不敢吃這個水?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肯定不敢。

主持人2:那爲什麽給老百姓供這樣的水?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說的是淩雲盛景前期那個水。

主持人2:現在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現在這個水相對

主持人2:但我們在短片當中看到的老百姓說的就是像米湯一樣的水。老百姓仍然在吃這樣的水。給個解釋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因爲這個水?水源來自于老君場鎮。

主持人2:你敢不敢吃這個水?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們都用的這個水。

主持人2:一直就吃的這個水?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們就生活用這個水,都在用這個水。

主持人2:目前身體倍兒健康。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只有這個水。不是倍兒健康啊?我們這樣說,就目前在老君場鎮

主持人2:是加的補藥在裏面嗎?是加了什麽添加劑補藥在裏面嗎?我看大家身體沒什麽問題是吧?就是說老百姓可以吃這樣的水是不是?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沒有這個意思

主持人2:沒有這個意思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水是存在問題,所以我們急需要引進康源水的原因就在這裏。

主持人2:我們看一下這個是《新疆福利彩票网市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關于老君場鎮安裝自來水的通告》?關于這個呢,我們有一些問題。這裏成立了一個新疆福利彩票网市高坪區場鎮供水管理協會。可能我們涉世尚淺,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種協會可以存在,供水是不是需要成立協會,這個想請教一下鎮長。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這樣,當時場鎮的問題我們水的現狀我不累述,只是爲了把康源水務的水引過來,更好更有效的管理和推進工作,包括後期把它有效的管理,就由居民自發的組織通過引導或宣傳,成立了這麽個“老君鎮供水管理協會”,就是它的主體職責,就是今後這個水引過來之後,由他們自主經營,自主管理。政府作爲宏觀監控和管理,是這樣子的。

主持人1:你們這個協會是自收自支自負盈虧。

主持人2:自我發展,獨立核算。相當的獨立?看上去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就是說政府不介入它們的經營,只宏觀監督和管理。

主持人2:自負盈虧,從何?盈利啊。這個協會是要盈利的嗎?盈什麽利啊?不是給百姓解決吃水的問題嗎?要掙錢的啊這個協會。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這樣子的,我解釋一下,這個協會成立就是爲了給百姓服務。自負盈虧表達的意思有出入。

主持人1:也就是你們用詞不太恰當,既然是非盈利性的,這個讓我們怎麽理解?另外我想問一下這個協會的會長唐平他?是什麽身份?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唐平是街道居民社區的支部書記

主持人2:公職人員是吧?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不是公職人員,群團組織幹部。基層政權組織的幹部。他不拿國家專門的級別工資這種的

主持人1:另外你們這個理事會成員實行有賞服務 賞賜的賞。

主持人2:就是每个月五百块工资之外还给绩效是这个意思吗?有賞服務,赏了吗?每个月赏的多少?镇长?

主持人1:賞五百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當時就是意向就是這些人給大家從事服務工作嘛。它本身又不是固定的專業工作,中間人就是這個支部書記,他要做這個服務工作的話可能就要?可能就要給一點報酬。以服務爲主,這五百現在叫工資,要給一定的補助。

主持人2:工资我们另说,有賞服務,谁赏给他?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就是它的協會組織運行嘛。

主持人1:還有協會的辦公地點在老君鎮食堂二樓。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租用

主持人2:租用,平時都在辦什麽樣的公啊?18年的6月1日可能就上去办公了是吧,因为第一届理事会成员 已于2018年6月1日选举产生,我觉得你们这个协会搞的相当的正规是吧,感觉是像非常正式的一些用语。

主持人1:就是爲了讓大家能用上康源水務的水,水投公司的水。咱們協會也成立了,錢也交了,現在我想問這個錢的事情,水投公司說,壓根兒還沒談好,規劃圖紙也還沒出來,那你們怎麽就先收費了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這樣,前期我們有個意向協議,我們也去找專業公司對我們場鎮這個供水管網的鋪設做了專業設計,我們要通過高坪區,才評出來的,爲啥是3800,他們說是3380的原因在這裏,這個既然是一個公益事業,大家做的。老百姓這裏不是按照城區的那個安裝的自來水上戶?3380一户,我们是参照我们周边乡镇,他们成立的这个供水管理系统,我们说“安装费”不叫“上户费”, 谁受益谁负担,老百姓他自己也负担了一部分。费用现在是暂收

主持人2:解決百姓吃水這個算“公益性”事業嗎?

主持人1:既然找水投公司來給你們安裝、供水。這個費用自然是他們來收取,收多少是他們的事兒,關鍵是你們找第三方來評估,這個需要多少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工作走在前頭了?那現在

主持人2:你們連個紙面協議都沒有,是不是可以先收取百姓的錢,政府是不是可以有這樣的行爲我想問一下。憑一個口頭協議可以讓百姓先把錢交了,是不是可以這樣做

主持人1:定3800的標准是怎麽來的?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參照其他鄉鎮,周邊鄉鎮

主持人2:周邊是哪個鄉鎮?我們可以馬上核實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比如青蓮城區,也是三千多嘛,具體我問了也是3800左右的樣子嘛。

主持人1:水投公司的基礎安裝費?3380,你們卻要收3800這多出來的這些是怎麽用呢?怎麽花呢?怎麽支配呢

主持人2:給協會發工資還是?我看你們協會提到這個工資就是由這個協會收取的用水戶的水費來支取。

主持人1:說到這我們好像能理解這個公告裏的“自負盈虧”這件事兒了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有必要重新解釋一下,當時我們有一個意向性的口頭協議,是這樣子的。康源水務就在淩雲山遊客中心給我們挂總表。老君場鎮的整體官網的鋪設供水由我們自行負責,自負盈虧。我們也基于這個層面才來給大家宣傳。我們可能錯了錯在工作有點超前。這也是我們必須要改正的地方。

主持人1:你們超前了,把錢收了,但這個事兒還沒有進展,還沒辦。那這麽長時間了,這個錢是錢生錢嗎?你們准備怎麽處置這一百多戶將近四十來萬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錢它目前是存在供水協會開的一個獨立的公共賬戶上,這是可以查證的,在老君鎮。

主持人1:關鍵是這個水也還沒安,是不是應該及時的退還群衆呢?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我們給群衆宣傳解釋了,如果大家覺得不靠譜或者有啥問題,可以來把錢退去了。說過這個話,也給群衆宣傳了。

主持人2:那你們政府到底在做什麽事兒?

主持人1:剛才采訪中也去了,說是不是可以退

主持人2:剛好說的就是找您是吧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他說的沒有錯,因爲這個整個從一開始基本是我在牽頭做這個活路(項目?),因爲這個我也是第一次接觸,也是邊做邊在探討,因爲這個沒得先例,拿康源水務的說,管線延伸到鄉鎮還沒有延伸來。二,給鄉鎮直供水,還沒有先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打包供水,自己安裝,自負盈虧。

主持人1:這個費用您的意思是可以退的,不合適可以退。這個不是應該主動退嗎?是需要每個群衆都來主動找您才能退這筆錢。他們是不是隨時都有機會見到你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錢是存在專戶的,一是有協會的人來監管?二還有我們鎮上專門安排了專職人員監了章的不是我鎮長說退就能把錢退給他,我們登記了,有哪些群衆願意退,才能通過幾個人在一起通過我來把關審核。

主持人1:沒有及時安就應該及時還,而不是哪些願意退才挨個登記才能退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也提醒了我,我們應該馬上退出來

主持人1:您之前沒想起來是吧?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問題,我的理念一直安水要去收很麻煩,而且他要交錢是這樣子的。是理念上的一個誤差,是我的錯,我也一定會把這個事情登記落實到位。

主持人2:才注意到這個協會是具有法人資質的,我才看到。具有法人資格的一個協會,這個協會是想爲政府分憂,關于群衆供水的問題,吃水难可以成立一个“供水管理协会”,交通难是不是也可以成立一个“交通管理协会”,用气难道可以成立一个“用气管理协会”?都成立了,又都是有偿服务,有賞服務或者,挺能为政府分忧啊我觉得,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理解。不知道我们代表今天到现场,我们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观察团听了刚刚镇长关于老君镇吃水的这个问题的一些解释,沟通之后有什么问题,有什么疑问,有请?

代表:我們常常說,水是生命之源,在水這方面,確實對老百姓是重中之重。剛才看了短片,我有一個問題。我們的領導可能也知道這個問題,也清楚這個問題,但是有沒有一個時間表,路徑圖什麽的?什麽時候能解決淩雲盛景小區老百姓的水量和水質差這個問題,什麽時候能夠解決這是我們所關心的。

主持人1:好,請正面回應一下,什麽時候,能不能給個准話?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個淩雲盛景,這個水價的問題,我們回去會著手整改,這個是存在問題的,這個水量的問題,目前它這個三水廠的水量有一定的難度,我們盡力加快洽談進度和康源水務公司盡快把水引過來才能解決最大的問題,解決水量的問題。

主持人1:就是什麽時候能解決,您也說不了准話。

主持人2:盡快解決這個答複您滿意嗎?

代表:剛才看老百姓心裏面比較著急,我們看那個水質比較差,希望我們的政府還有康源水務合力盡快的有一個時間表,老百姓喝這個水,我們看著心裏就有一個顫動,那個水質太差,那個水量多喝一點少喝一點還好一點。水質的問題什麽時候能解決?

主持人2:反正也是像米湯,估計問題是不是不太大。

主持人1:這個盡快太抽象,至少我們代表的意思是您得有一個進度圖,咱們幾月幾號之前,幾月份之前能做到哪一步,幾月底能完成到什麽程度

主持人2:鎮長還想補充嗎?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這麽說,這個水質的問題,回去著手改。在五月底之前嘛,把這個水質的問題整改達標,水量的這個(問題),可能時間要長一點,畢竟安裝水源接過來,在年底前把水量的問題解決。

主持人1:我再跟您核實一下,你們全鎮是不是都是定時供水這種情況?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定時供水,因爲水量不足,只有定時放水,大家統一一個時間放水。

主持人1:也不光淩雲盛景一個小區,全鎮的居民都生活在這種定時供水非常不方便的狀態之下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是這樣?所有

主持人1:?那目前你們准備解決的是就這一個小區的問題還是全鎮的問題?

高坪區老君鎮人民政府鎮長沈仁仲:全鎮的問題

主持人1:好,接下來我們就請高坪區分管城建的縣級領導,是區委常委?王常委是嗎?。

高坪區委常委王宗坤:是的

主持人1:您好,目前這種供水方案,我們剛剛說就不是長久之計,根本的解決之道。我想我們剛剛再怎麽逼沈鎮長他也沒辦法給我們一個准話,您這個層面能給一個准話嗎?

高坪區委常委王宗坤:廣大的市民朋友,主持人,大家好。我是高坪區委常委王宗坤,專門負責高坪區的城建工作。剛才看了我們曝光的老君鎮場鎮飲水的這一個問題,以及我們老君鎮鎮長針對于我們這些問題所作的這些闡述,我是想,首先,老君鎮的這個水的問題,是問題多,管理比較混亂,也就說問題是客觀存在的,在整改過程中,我們想提出也鄭重的承諾,水質的問題在五月底前把它整改到位,水價高的問題以及小區用水管網不配套的問題在十五個工作日內把它整改到位。

主持人2:十五個工作日內,好,也谢谢王宗坤常委。能够给老君镇的居民,能够给到这样一个答复,2020年我们都要全面小康了,这水还在定时供应,水质放出来是跟米汤一样。镇长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我知道每个镇好像用水都比较困难。都是需要自己去招来一个业主单位进行供水,但如果每个镇都是這樣的一个状态,那我们该做什么呢?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思考,不一定正确。

主持人1:王常委說了這個問題的解決,就事論事的講了這個事兒,那接下來還想問您,在整個過程當中,它有沒有暴露什麽問題,您有沒有什麽觀察或者思考

高坪區委常委王宗坤:主持人,首先是这个老君镇用水问题的暴露,表面上它是我们群众的诉求没有得到解决,但实际上我们认为是属地的乡镇和部门在履职尽责这一个方面主动性不够,服务的意识也跟群衆的需求沒有跟上,也是我們老君鎮水廠在管理服務不到位,這一些問題就導致了我們的群衆爲高水價買單,群衆?利益應該是無小事,只要是跟群衆的利益相關的事情,都應該作爲我們政府工作的重點,要及時的研究要及時的把它解決好。老君鎮飲水的問題,我們一是誠懇的接受,認真的對待,同時加以整改。首先,一個是我們想第一時間解決我們群衆的訴求,要查明我們目前高水價的原因,水質差的原因。特別是主持人剛才反複提到的米湯水産生的原因,制定整改的措施,在十五個工作日內要解決掉高水價的問題,解決掉管網不配套的問題,實現我們同鎮同價。同時,也力爭主動的與康源水務進行積極的對接,與康源水務商量,拿出老君鎮城鎮供水覆蓋的時間表、路線圖。一旦確定過後,我們向群衆進行公布。力爭早日解決,從根本上解決老君鎮水質差,供水不足的問題。

主持人1:謝謝王常委,我們非常期待能夠讓老君鎮上的居民實實在在的看到進展,而不是口頭協議。

主持人2:聽完常委一番話,內心總算是有所寬慰。不能說我們是極其的不理解,也知道工作難,但是再難也難不過水還是限時供應這樣的問題,限時內放出來還是米湯的問題。剛剛我們也都討論了,那我們也跟老君鎮的居民一樣,懷著這樣期待的心情,拭目以待把。

主持人1:我們也會持續的跟進事件的進展。


主办:新疆福利彩票网市人民政府   承办:新疆福利彩票网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咨询服务电话:(0817)2666032
蜀 ICP备 05029665 号  南公安備51130202000205號   网站标识码:5113000012  

收起